長江電子報
法律類
 
 
 
 違約金之酌減(上)
作者: 陳志隆 律師 日期: 2009-02-13 01:57:50
內容:

 依我國民法第250條第1項、第2項規定:「當事人得約定債務人於債務不履行時,應支付違約金」、「違約金,除當事人另有訂定外,視為因不履行而生損害之賠償總額。其約定如債務人不於適當時期或不依適當方法履行債務時,即須支付違約金者,債權人除得請求履行債務外,違約金視為因不於適當時期或不依適當方法履行債務所生損害之賠償總額」。所謂之「違約金」,顧名思義,係雙方當事人間,為確保契約之履行為目的,當事人約定債務人債務不履行時,應支付之金額。又民法第250條第2項之規定,當事人得約定除原定給付之履行(違約金)外,更得約定超出原定給付範圍之損害賠償違約金。該項前段規定有稱為「賠償額預定性違約金」,即以約定違約金之金額作為債務不履行所生之損害的賠償總額,例如委任契約約定若任何一方無正當理由終止契約,應賠償他方一定金額為損害賠償;後段有稱為「懲罰性違約金」,即於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務人除須支付違約金外,關於其原本因債務不履行所應負之責任均不受影響,例如工程因工作延誤所產生之違約金,承包商除需給付遲延款外,工程仍須進行。
 不論違約金或懲罰性違約金,皆須以當事人雙方契約約定為基礎。然按民法第252條之規定,「約定之違約金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金額」。其立法理由以:「謹按違約金之數額,雖許當事人自由約定,然使此約定之違約金額,竟至超過其損害額,有顯失公平之情形時,債務人尚受此約定之拘束否,各國法例不一。本法則規定對於違約金額過高者,得由法院減至相當額數,以救濟之。蓋以保護債務人之利益,而期得公平之結果也」。最高法院過去實務見解有認為:「按約定之違約金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定有明文。至於是否相當,即須依一般客觀事實,社會經濟狀況及當事人所受損害情形,以為斟酌之標準。且約定之違約金過高者,除出於債務人之自由意思,已任意給付,可認為債務人自願依約履行,不容其請求返還外,法院仍得依前開規定,核減至相當之數額」(參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1915號民事判例);另外如「按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規定:『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故約定之違約金苟有過高情事,法院即得依此規定核減至相當之數額,並無應待至債權人請求或債務人清償後始得核減之限制。此項核減,法院得以職權為之,亦得由債務人訴請法院核減,此觀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八○七號、五十年台抗字第五五號判例意旨自明」(參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1612號民事判例)等。
 是以,過去實務見解認為,法院對於當事人雙方所約定之違約金,若認為過高或不合理者,均得「依職權」減至相當之數額,或由債務人請求法院「依職權」酌減之。筆者於民國92年間處理某一地方法院之民事訴訟,案情經過略以:被告為建商,承攬預售屋之建造,原告為定作人,依工作進度須定期給付工作款,雙方違約金計算基準,依契約乃以原告已為之給付之三倍,作為被告債務不履行之違約金。嗣後原告已經按期給付新台幣30萬元,然被告(建商)竟無故債務不履行(停建預售屋),被告僅將原告所按期給付之30萬元退還原告後,即置之不理。故原告遂起訴請求被告依約應給付新台幣90萬元以為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惟訴訟過程中,被告再再泛口空言聲稱違約金過高且不合理,而該案承審法官竟不斷要求原告積極主張提出證明若該預售屋建造完成後,原告可獲得之利益,以作為其損害賠償之基準。惟,原告本計劃於該屋建造完成後,作為家庭式補習班以為營業,並同時供其年邁母親居住以享天倫之樂。然,「未來尚未開設之補習班」,其獲益實在無法舉證;而享「天倫之樂」之價值,亦無法計量。結果,法院依自由心證判命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5萬元以為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原告(包括筆者)實無法接受此等判賠金額,雖筆者極力說服原告上訴以求救濟,最後該當事人深感失望即放棄上訴,該案即一審定獻。 <待續>

 
 
 
關閉視窗
 
 
Copyright © 1976 - 2008  長江國際專利商標法律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區行愛路176號3樓  Tel:(02)7720-6668  Fax:(02)7720-6669